正在对古修造举行翻新等大界限整饬事情时阿波

新闻是有分量的

正在对古修造举行翻新等大界限整饬事情时阿波

2019-03-27 18:14栏目:通信

  位于莫斯科北部的全俄展览中心去年8月迎来了自己75岁的生日,这一规模巨大的建筑群包含展馆、公园、餐厅、剧院等各类建筑在内,曾在苏联时汇集展出各加盟共和国的工农业、科技等领域成就,盛极一时。如今时过境迁,这里的各展厅或用作商场,出售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特产,或出租用作大小展览的展厅,更多的是废弃不用,透着破败。

  莫斯科市政府今年初开始着手对全俄展览中心进行修缮。去年7月阿塞拜疆与俄罗斯签署协议,将以每平米1卢布的价格租赁全俄展览中心的原子能馆,翻新修缮后用于阿塞拜疆组织展览、文化活动及开设阿塞拜疆餐厅等。位于全俄展览中心的一处餐厅也以同样的价格租给了一个投资公司。

  以上两个项目均属于莫斯科市政府正在进行的“1平米1卢布”计划,这一项目自2012年1月推出,目的在于吸引私人投资者参与古建筑、文化遗产的修缮翻新。按照这一计划,市政府对莫斯科市所属的破败古建筑和庄园实行廉价租赁,承租人经拍卖拍得租赁权,从缔约之日起5年内对古迹进行维修,随后可以每平方米1卢布的租价获得最长49年的租赁期。截至2015年初已有17处古建筑成功找到下家,其中包括十二月党人著名领袖谢尔盖穆拉维约夫-阿波斯托尔故居,目前已完成首期修复并正式对外开放。

  莫斯科东南部的库兹明基庄园也将纳入这一计划,这是一座始建于18世纪初的贵族庄园,风景秀丽,拥有上千个有纪念意义的历史文化遗迹、建筑群等,此前曾属于俄罗斯农业科学院下属企业,长久缺乏修缮,建筑未得到妥善保护。按照莫斯科市政府规定,赢得竞拍的投资者在完成修缮工作后可将这一历史建筑群用作饭店、咖啡馆、展览馆等,莫斯科市政府寄希望于以此方式借民间力量使庄园恢复生机,同时留给投资者巨大的利益空间,实现双赢。

  “1平米1卢布”计划只是莫斯科市政府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措施之一,放眼整个俄罗斯,对古建筑的保护可谓非常重视。俄罗斯将历史文化遗产按照珍贵程度分为联邦级、州级、市级等不同保护级别,由相应的不同级别部门负责保护、修缮和管理工作。而属于私人所有的古建筑,其修缮则需借政府之力引入专门的投资。

  在对历史建筑的修缮过程中,材料选择极为慎重,力争选择与旧材料最为相近的替代物,以最大限度保持历史建筑物原样。根据俄罗斯法律规定,在对古建筑进行翻新等大规模整治工作时,需要召开听证会征求民意。在这个过程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古建筑监督组织、全俄保护历史文化纪念物联合会等社会团体发挥了积极作用。

  无论在首都莫斯科、北方之都圣彼得堡,还是在中小城市叶卡捷琳堡、下诺夫哥罗德、沃罗涅日,街头建筑物的外立面上时常可见金属质地的标牌,上面写明这栋建筑受国家保护,哪位名人曾在哪一段时间在这栋建筑中居住,或者曾经发生过哪件历史事件。如果说在莫斯科、圣彼得堡街头看到的标志牌时常会让笔者感叹,“哦原来他住在这里”,那么一些小城市的保护性建筑往往保存着对当地人更有意义的历史,外人摸不到头脑,当地人却一样珍视。

  对古建筑的保护,在俄罗斯也体现为让古建筑“活起来”。上世纪末混乱时期结束,国家具备一定财力后便着手历史文化遗产的清点、抢救、修缮和保护工作,普希金故居、屠格涅夫故居、果戈理故居、柴可夫斯基故居等相继恢复原样,以展览、讲座等各种活动重新焕发生机。

  位于莫斯科市中心地带新阿尔巴特街一条小巷内的女诗人茨维塔耶娃故居,外观朴实平淡,陈旧而不衰败,内部装修细致又不显突兀,在恢复了此前诗人居住时布局的同时,增添了一排排玻璃展示架展示诗人手稿等相关资料,一层仍照原样摆放钢琴,定期举办小型音乐会、读诗会,吸引着众多“粉丝”前来纪念。

  而位于圣彼得堡的康斯坦丁宫本已荒废,经俄总统普京提议重建后用于举办大型活动,这座由彼得大帝亲自奠基的皇宫不光保留了古典风格,恢复了昔日风采,还增建了音乐喷泉、现代化会议室设施等,很多俄全国性高层次研讨会、宴会、酒会等在此举行,八国集团峰会、俄欧峰会、二十国集团峰会等也在此相继举办,其文化价值、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均得到充分体现。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古建筑的“历史”和现代经济的“利益”冲突将越发激烈,在俄罗斯也是如此。据俄官方数字,每年俄罗斯失去的历史文化遗产可达数十个。以莫斯科为例,古建筑所在区域多是城市核心区域,近年来地价飞涨,商机无数,即便政府数次大幅提高破坏重要文化历史遗产的罚款,仍无法对破坏古建筑的行为形成有效制约。

  例如位于阿尔巴特街附近的沃尔康斯基大楼,建于18世纪末,曾经出现在《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中,原属于列夫托尔斯泰的外祖父,也就是《战争与和平》中博尔康斯基老公爵的原型。2009年因计划修缮,这栋建筑被撤出受保护的历史建筑名录,2013年在加盖两层的工程中建于18世纪的外墙被拆除,整个建筑原貌被改变,这一工程遭到莫斯科市民和民间组织的强烈抗议。据报道,加建的两层将用作出租,相较可观的租金,工程实施者所交的罚款仍是微不足道。

  在日益突出的矛盾中,民间保护古建筑团体的活动越来越引人注目。在有“俄罗斯文化之都”美誉的圣彼得堡,借2014年纪念伟大的俄国诗人莱蒙托夫诞辰200周年之际,城市保护团体展开了一场文物保护战役,由于诗人短暂的一生大部分时光在圣彼得堡度过,热心的城市保护者们制作了一份八页的“莱蒙托夫之地”自助游导游手册,在莱蒙托夫故居举行的追思读诗会上及路边免费发放,手册中详细介绍了和莱蒙托夫相关的各处建筑历史和有趣的故事。编写者表示,近来圣彼得堡市中心的商业化越来越严重,一些古建筑陆续被用作旅馆、商场、健身中心等商业用途,圣彼得堡正在失去原本的模样,他们希望以这样的行为吸引更多的人关注越来越破旧的文化古建,思索可以为保持城市原貌贡献怎样的力量。

  在首都莫斯科,一个名为“保护老莫斯科”的社会团体去年成功阻止了莫斯科市中心一处庄园的拆除工作,这栋两层红墙建筑名为普拉克菲耶夫庄园,始建于1791年,相传俄伟大诗人普希金的父母曾于19世纪初在此短暂居住,这一建筑位于城市建筑保护区,建筑所有人在未经政府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开始了建筑的拆毁活动,在这一社会团体向政府监察部门反映了这一情况后,拆除工作被迫停止,但建筑的毁坏已是触目惊心,屋顶和楼内的墙壁已被拆毁殆尽,仅剩斑驳的红色外立面仍然屹立,对责任人的追查工作已经展开,但建筑物的如何恢复却仍悬而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