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为邦内数学培植教育人才2019年2月9日

新闻是有分量的

永久为邦内数学培植教育人才2019年2月9日

2019-02-09 10:07栏目:电商
TAG: 丘成桐

  说到当今国内数学界的扛把子,领军人物,毫无疑问当属丘成桐院士:陈省身的学生,哈佛教授,菲尔茨奖得主,清华大学数学科学中心主任。最近,朋友圈被丘先生刷屏,不是因为其数学领域的成果,而是其恨铁不成钢的论断:

  丘先生谈到,他在美国的实验室,近些年都能招到国内顶尖大学的学生,但这些学生在读研期间,学业并没表现得比其它国家学生更优秀,有的甚至毕业都成了问题;再者,在与国内学术圈交往中,丘先生感受到不少地方学术风气很不好,跟风研究热点,不敢做真正有价值有挑战性的研究。

  出乎其外,是指丘先生长期在美国求学工作,能够以旁观者的姿态冷眼看国内的状况,并和西方学界进行对比;入乎其内,是指丘先生对祖国抱有极其真挚的情感,长期为国内数学教育培养人才,鼓励后进,积极推动各种重要的科研项目,对国内的教育和科研状况,丘先生有着切身的感受。也正因此,丘先生所说的,才显得振聋发聩,发人深省。

  笔者也长期在国内求学,经历过国内最好的高等教育,饶是如此,结合自身所见,不客气地讲,国内不少大学生都在假装听课,而老师则假装上课。三尺讲台不再是传道授业的神圣之地,更像是一个舞台,靠着一份数年都不更新的PPT,老师表演上课,学生表演听课。更有甚者,不知何时,高校中出现了雇人听课,雇人写作业的现象,这种现象愈演愈烈,渐渐发展成为有些校园内的一个灰色产业。

  这样一来,学生的专业基本功差得没谱。举一个例子来讲,五十年代徐光宪在北京大学讲授物质结构课程,并把讲稿写成了经典教材物质结构。就这么一本基础教材,让今天学化学或者学材料的同学去阅读,别说本科生,就是研究生也没几个人能啃下来;再者,以前学机械的学生,毕业设计能手绘出机床的装配图,但现在不会看工程图的工科生大有人在;更有甚者,有的理工科大学生都快毕业了,还分不清叉乘和点乘的区别。

  这样的学生,也能毕业,也能出去工作,也能考研念研究生,但由于基本功不行,导致毕业之后很难在各自专业领域真正深入进去。更加悲哀的是,国内的科研风气,导师几乎都不做实验,实验都是由研究生来完成,而绝大多数研究,纯粹为了文章而研究。而这些学术论文唯一的用处,兴许就是让学生能够拿学位毕业,导师能够评职称提待遇。这样来看,科研更像是导师和学生唱的一出双簧戏。

  这些年,我国在科技领域取得诸多举世瞩目的成就,如量子通讯卫星,天眼工程,嫦娥四号、港珠澳大桥等,但不能因此而掉以轻心。须知,这些成就或重大工程的主要负责人差不多都是二、三十年前大学培养的人才,那时改革开放不久,大学生是社会的天之骄子,象牙塔里老师同学都很用功,是有真才实学的。居安思危,假如当前学界的问题不能得到解决,三十年后我国的科技发展又该仰仗何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