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正在《我的天下》中咱们只是模拟出了实习

新闻是有分量的

然而正在《我的天下》中咱们只是模拟出了实习

2019-03-19 15:52栏目:电商
TAG:

  《我的世界》是一个非常具有科学性的游戏,从简单的万有引力到复杂的红石电路无不体现着现实世界的科学原理,所以我们今天就来给大家在游戏中还原几个经典的物理学实验,而这些科学实验都曾推动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

  马德堡实验是1654年时,当时的马德堡市长奥托·冯·格里克于神圣罗马帝国的雷根斯堡(今德国雷根斯堡)进行的一项科学实验,目的是为了证明大气压力的存在。

  在实验当天格里克和助手做成直径14英寸,约37厘米的两个半球,在两个合拢的半球中灌上水,当他们把水抽出来后两个半球内部就形成了近乎真空的环境。而此时,导致两个球还紧紧扣在一起的外力就是大气压力了。

  整个实验一共动用了4个马夫和8匹骏马分别拽着一边半球进行拔河,最后尝试了两次才把半球分开,而格里克就通过这种方式证明了大气压力的存在。然而在《我的世界》中我们只是模仿出了实验的大致模型而已,马儿是不可能拉开粘在一起的蓝色陶瓦的。

  1851年,法国科学家傅科在公众面前做了一个实验,用一根长220英尺的钢丝将一个62磅的头上带有铁笔的铁球悬挂在屋顶下,观测记录它前后摆动的轨迹。

  周围观众在观测钟摆每次摆动都会会稍稍偏离原轨迹并发生旋转时表示十分惊讶,原因在于这间房屋在缓缓移动(准确的说是悬挂摆线的顶点在自转),而傅科的演示说明地球是在围绕地轴自转的。

  在2001年,科学家们在南极安置一个摆钟,并观察它的摆动就是为了重复这个实验。

  古埃及有一现名为阿斯旺的小镇,在这里,夏日正午的太阳悬在头顶,物体没有影子,阳光可以直射入深水井中,而公元前3世纪亚历山大图书馆的馆长埃拉托色尼意识到这一信息可以帮助他估计地球的周长。

  几年之后的时间里他在同一天、同一时间的亚历山大城测量了同一地点的物体的影子,发现太阳光线有轻微的倾斜,在垂直方向偏离了大约7度角。

  地球圆周长约为39375公里,经埃拉托色尼修订后为39360公里,与地球实际周长引人注目地相近,误差仅有百分之五。

  波粒二象性指的是所有的粒子或量子不仅可以部分地以粒子的术语来描述,也可以部分地用波的术语来描述。

  而《我的世界》中由信标发出的光似乎就具备这样的特点,即光线同时具有波和粒子的双重性质,光子、电子或是原子它们能够像波一样互相干涉和衍射。

  之所以说信标的光柱就能够“证明”这一点是因为,信标发出的光柱具有直线传播、可穿透透明介质等等波的性质,但同时当你凑近观察的时候就会发现光柱其实是由无数斑块状,类似于颗粒的东西组成的。当然,这纯属娱乐。

  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科学家法布里奥·卡彭领导的研究小组进行了一次“聪明的”反向实验:用电子来给光拍照,终于捕获了有史以来第一张光既像波,同时又像粒子流的照片。

  这些各种各样的物理实验推进了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让我们可以离真理更进一步,那么这些实验对你有没有什么启发呢?欢迎在评论区讨论哦。